展示改革成果 釋放出版活力

2015年01月08日瀏覽次數: [ ]

  1月8日,2015北京圖書訂貨會再次如約而至,中國國際展覽中心內又上演了一場書業盛宴。過去的2014年出版業經曆了哪些變化?本屆訂貨會對出版業發展的意義是什麼?2015年又有哪些值得出版人關注的新趨勢?帶著這些問題,記者1月6日采訪了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出版協會理事長柳斌傑。

  改革帶動出版業五大變化

  《中國新聞出版報》:2014年是全麵深化改革元年,也被稱為媒體融合發展元年。您認為在此背景下出版業過去一年發生了哪些變化?

  柳斌傑:2014年,中央全麵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意見》的出臺,標誌著中央全麵深化宣傳文化領域改革的決心更加堅定,方向更加明確。在這樣的大前提下,出版業主要呈現出五方麵的變化:

  改革進一步深化。中央對於文化體製改革,特別是出版體製改革進行了頂層設計。《深化新聞出版體製改革實施方案》就5個重點方麵的改革任務提出政策措施,並製定了23項具體措施,改革從單項突破轉變為整體推進。經營性出版單位轉企改製進一步深化,2014年,有1000多家報刊、音像電子、圖書出版單位完成了轉企改製任務。這說明出版業轉企改製走向市場的改革任務基本完成。近幾年出版業呈現穩定增長趨勢,就是不靠政府靠市場,改革後的市場機製在起作用。政府進一步簡政放權,給企業鬆綁,國務院先後取消下放14項新聞出版審批事項,並增加了很多支持發展的政策。企業兼並重組力度進一步加大。安徽出版集團、中國教育出版傳媒集團等國有文化企業實現大幅度兼並重組,真正做到了跨地區、跨行業。出版業經理人製度開始實施。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建立職業經理人製度後,一批出版單位已經聘用了懂經營、會管理的經理人,中國出版協會也開辦了出版經理人培訓班。國有企業建立職業經理人製度,搞活人才資源,是經濟市場化發展日趨成熟的標誌。

  發展進一步強勢。在2014年全國“文化企業30強”中,出版行業占據最多席位,表明出版企業仍是文化產業的主力軍。出版類上市公司繼續保持高速增長勢頭。政府對實體書店給予了財政支持,實體書店在渡過難關的同時,在2014年實現全麵增長。社會各種力量推動多功能閱讀空間的大勢已經形成。各種具有餐飲、購物功能的書吧、書城等文化公共場所,改變了傳統的閱讀模式。媒體融合發展啟動。融合發展推動各種各樣社會力量,突破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界限。出版產業整體呈現高速增長態勢。產業總量、利潤總量和市場消費都以近10%的速度增長,超過其他行業,顯示出改革的巨大活力。

  精品進一步增加。主題出版更加豐富多彩。圍繞紀念鄧小平誕辰110周年、慶祝新中國成立65周年、紀念人大製度建立60周年,圍繞國史、黨史、軍史、社會發展史的一係列主題出版物更加完善。“十二五”國家重點出版物出版規劃項目已有2000多種重點項目基本完成,到今年“十二五”收官之年將全部完成。主旋律作品比較突出。黨的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文件及學習輔導讀物和《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習近平總書記係列重要講話讀本》等主題出版物在國內外均產生了巨大影響,也使中國主旋律能夠通過市場進一步推廣。走出去進一步擴大。巴金、茅盾、莫言、鐵凝等人的作品在俄羅斯、英國等國家都有了出版計劃。

  2014年,習近平主席為斯裏蘭卡中國文化中心和科倫坡國際書展中國主賓國活動揭牌,提升了中國圖書在南亞國家的影響力。出版回歸學術極為自覺,學術精品越來越多。《大中華文庫》係列以及商務印書館、三聯書店、譯林出版社、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華夏出版社等出版的學術精品圖書,增強了我國圖書的學術品位,為學者、教師、學生提供了專業圖書。目前,我國一年出版新書20萬種左右,基本接近美國的水平,加上再版書、重版書數量眾多,使得整個圖書市場非常豐富。

  核心價值觀進一步高揚。2014年,出版界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人的精神信念是通過讀書逐漸了解和形成的,價值觀的培育和養成要靠讀書。出版業要長期在書中體現核心價值觀的思想,使讀者在讀過這本書、這篇文章後能夠產生浩然之氣。

  服務體係進一步完善。2014年,農家書屋建設進一步深化。中央通過長期的扶持政策,每年更新書目、增加新書,滿足人民群眾需要。基層也開展了農家書屋與圖書館聯動等措施,擴大閱讀範圍。電子閱讀、衛星數字農家書屋等實現了對偏遠山區的覆蓋。公共文化服務得到切實保障。《國家基本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標準》已經製定。中央高度重視文化領域立法,《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文化產業促進法》等已經列入全國人大立法規劃。事實上,圖書出版的繁榮在很大程度上受益於國家的公共文化政策和全民讀書活動。

  訂貨會激發出版業市場活力

  《中國新聞出版報》:今年是政府簡政放權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不再作為北京圖書訂貨會主辦單位的第二年。北京圖書訂貨會由中國出版協會和中國書刊發行業協會聯合主管主辦,請您談談簡政放權對協會自身發展的意義。

  柳斌傑:市場體係包括市場主體、作為市場中介的社會組織、消費者3個基本要素。政府是市場外的裁判,它不應是市場的主體。在深化改革的情況下,政府簡政放權就是把市場主導權還給企業和中介,需要社會組織來承接政府分離出來的這部分任務。協會辦展有兩個特點:

  ——承擔市場運行責任。根據我國近年來改革的方向,亟須培養社會組織作為政府和消費者之間的中介,承擔社會市場運行的責任。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批準的政府改革十條意見中,其中一條就是凡是市場行為,都放給行業協會這樣的市場中介組織來辦,所以政府不再辦經營性展會、展銷、展覽。

  ——減少行政色彩。協會辦展會,企業單位就不會把展會當作政府攤派的任務,采取應付政府決策的辦法。政府簡政放權後,協會依法辦會更加尊重市場規律,企業自願參加,更加尊重參展企業的需求,更加便於企業和市場經銷者對接。北京圖書訂貨會市場目標非常明確,既展示圖書出版的文化方向,也展示產品經營的前景,也因此成為圖書業界三大盛會中成交量最高的展會。過去大家擔心沒有政府的行政命令,展會還能不能辦好,事實證明協會辦展會辦得更好,參展企業更加踴躍、更加自覺、更加重視。

  《中國新聞出版報》:對於北京圖書訂貨會,您一直主張以全麵、開放、融合、市場化原則辦會,這些關鍵詞對行業發展的意義在哪裏?

  柳斌傑:北京圖書訂貨會舉辦27屆是逐年不斷演變的。今年的展會,對於行業發展的意義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麵:

  ——全麵開放,自願參加。過去的圖書訂貨會是幾個出版集團做生意,發行體製也是由新華書店總代銷,所以比較封閉。隨著改革的發展,圖書訂貨會為各種圖書渠道提供公開競爭的場所。既要有主流的、國有的出版發行企業,也要有麵向民營的公司、個體經營的書攤等,大家自願來參加,同臺競爭。

  ——市場選擇,政府幹預退出。市場的規則就是公平競爭。同樣一本書,可以根據版式、價格、服務等按照需求選擇不同的出版企業。不區分國有、民營,在市場交易這個平臺上,大家都能公平參與,各自發揮優勢。

  ——市場競爭活力增強。民營書業進入出版業,不僅活躍了市場,更撬動了國有出版原來“死水一潭”的局麵。這兩年,改革釋放了國有、民營兩股出版力量的積極性。國有出版企業通過體製改革、工資製度改革,活力大大加強。一些民營企業也通過引進掌握海外暢銷書趨勢的“海歸”人才,策劃編輯了一批引領國內暢銷書潮流的精品。有實力的出版機構,在競爭中脫穎而出,那些躺在政府懷裏“要奶吃”的出版機構,處境越來越不妙。

  ——市場融合,凸顯產業融合。市場主體融合,市場要素融合,技術融合,產業鏈融合,大大提升了發展能力。對於傳統與現代、老業態與新業態、傳統出版與數字出版來說,都是協同創新、融合發展的新機遇。

  特殊管理股探索將備受關注

  《中國新聞出版報》:在互聯網時代,有人認為圖書交易在網上便可完成,但北京圖書訂貨會的展位訂購率連續多年增長。對這一現象,您怎麼看?

  柳斌傑:北京圖書訂貨會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主要體現在這樣幾個方麵:

  ——訂貨會是體現業內總體實力的展會。出版業總體情況是一個出版社或一家書店不可能知道的,網絡上也是看不到的。主要出版企業通過參展,整體展示當年能夠提供的出版產品、數量、規模等,這種展示行業總體動態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訂貨會是行業交流的展會。出版企業可以通過論壇,以及其他雙邊、多邊活動,得到專業交流,了解整個出版市場的動向,找到自己的位置、戰場和競爭點。

  ——訂貨會是圖書經銷人員尋找貨源的展會。對於民營書業來說,可以通過訂貨會平臺選擇當年要經營和代理的產品方向,因為他們帶著市場信息,也能把這些信息傳給出版社,這實際上是市場的信號。

  ——訂貨會是了解選題策劃趨勢的展會。對於一些學者和專業觀眾來說,能夠通過這次展會,看到文化、學術等各個方麵發展的態勢,對於選題策劃作用很大,一些選題就是這樣出來的。

  對個體消費者來說,可以上網店,也可以去書店選擇自己需要的書。雖然不一定要去訂貨會上選書,但是訂貨會文化信息量大、文化活動豐富多彩,普通讀者也可去現場感受一下濃鬱的文化氛圍。

  《中國新聞出版報》:北京圖書訂貨會被譽為中國出版風向標。您認為今年訂貨會上,行業會關注哪些新趨勢、新舉措?

  柳斌傑:每一次圖書訂貨會都會預示出版業一整年的發展態勢。今年是“十二五”規劃的收官之年,“十二五”出版規劃項目、國家出版基金資助項目等各項出版任務都要完成。2015北京圖書訂貨會在引導出版業實現這些出版任務方麵會起到推動作用。對於出版業來說,有兩方麵是值得關注的熱點。

  一是關注“十三五”出版規劃項目。今年要製定“十三五”出版規劃項目,大家對此關注度很高。“十三五”期間要實現全麵建成小康社會,體製改革要基本到位,也就是說新聞出版的整個製度在“十三五”期間也要基本形成。從訂貨會上將能發現,整個行業對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未來製度的完善會非常關注。

  二是關注出版企業的股份製改造。出版業麵臨最主要的問題是轉企改製完成後的股份製改造。如果這一步改造成功了,那麼中國的出版企業就會成為一個真正的利益共同體,前景光明。中央提出國有傳媒轉製企業可試點特殊管理股製度,這從體製上給了通道,既放開了經營,又保證了文化企業的方向。文化企業特殊管理股製度探索,將是今年出版企業最關心的問題之一。

  此外,國家文化政策問題、養老金並軌問題等,也會是今年出版業關心的熱點。

  2015年是全麵推進依法治國元年。通過今年的北京圖書訂貨會,可以看出文化市場越來越繁榮的麵貌,以及文化管理越來越法製化的趨勢。


作者:章紅雨 尹琨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報  發布時間:2015年1月8日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主辦 地址:北京市宣武門外大街40號 總機電話:010-83138000  信息維護電話:010-83138311

2007-2016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6034703號文保網安備案號1101020012